盛世嫡妃

作者:秦簡

    396。回程截殺

    “王妃?”眾人驚訝的望著葉璃,一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要知道,定王妃雖然年紀并不比在場的任何人大,但是那份鎮定從容的功力,卻是連呂近賢這樣身經百戰的老將也是佩服不已的。能讓王妃如此花容失色,事情只怕是……

    云霆上前一步撿起信箋低頭一看,差點尖叫起來了,“王……”

    “閉嘴!”很快,葉璃便已經回過神來,飛快的打算了云霆的話。閉了閉眼,再重新睜開時眼眸已經回復了從容與淡然。葉璃伸出手,云霆強壓住心中的震驚,雙手將手中的信箋遞給葉璃。

    葉璃接過信,低頭再看了一遍,才問道:“送信的人在哪兒?讓他進來。”不一會兒,一個紅著眼睛風塵仆仆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王妃。”

    “阿謹。”葉璃沉聲道。阿謹是墨修堯身邊最忠心的人,同樣也是最少在人前露面,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人。鳳之遙選擇讓阿謹親自來送信不得不讓葉璃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定了定神,葉璃輕聲問道:“阿謹,王爺怎么了?”阿謹咬著唇角,眼巴巴的望著葉璃,道:“王爺…王爺昏迷不醒,鳳三公子要我請王妃快點回去。”阿謹知道,自己不聰明,所以他比別人更加忠心。而王爺和王妃也并沒有因為自己不聰明就嫌棄自己,反而對自己信任有家。這次鳳三公子讓自己親自來送信,也正是因為如此。否則,在王爺重傷的情況下,就算是鳳三公子的命令他也不會離開王爺身邊的。

    葉璃心中微微一顫,點頭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我們今晚就啟程回去。”

    阿謹重重的點頭,雖然鳳三公子將王爺昏迷的事情已經壓了下去,但是王爺遲遲不出現在人前鳳三公子肯定是壓不了多久的。如果王妃能夠盡快趕回去,情況就會好辦許多。

    遣了阿謹出去,旁邊的卓靖等人才開口道:“王妃,現在我們……”葉璃抬手阻止了他想要問的話,深吸了一口氣道:“秦風,我寫一封信你親自去一趟,送到呂將軍手中。卓靖,林寒,收拾一下,我們立刻啟程。”

    “是,王妃。”卓靖三人齊聲道,然后飛快的出了大帳各自去做準備去了。葉璃看著剩下的何肅和云霆道:“我回去之后,墨家軍對楚軍的一切行動都交由呂將軍指揮。你們兩個…務必要聽從呂將軍的命令。知道么?”

    云霆和何肅點頭,恭敬地道:“末將遵命。”看著葉璃有些微失神的模樣,云霆忍不住道:“王妃,王爺鴻福齊天,一定會逢兇化吉的,還請王妃寬心。”

    葉璃淡淡一笑,點頭道:“我知道了。”墨修堯命大的很,怎么會死了?葉璃淡淡的微笑著,只是看在云霆和何肅眼中卻更加擔憂了,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只得無可奈何的退了出去。

    楚軍某處軍營中,華麗的大帳里墨景黎舒適的躺在鋪著厚厚的皮毛的椅子上欣賞著眼前的舞姬曼妙的歌舞。手中還摟著一名妖嬈的女子,往日陰沉的臉上盡是躊躇滿志的得意。

    一名將領進來,看著眼前的歌舞升平,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

    “皇上。”

    墨景黎挑了下眉,問道:“什么事?”將領垂眸,恭敬的呈上一封密信。墨景黎拆開看了,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坐起身來,一手摟著女子纖細的腰肢,一手拿著手中的信箋心情萬分愉悅,“好,果然不錯。當真是不枉費朕……李將軍,傳令下去,在通往飛鴻關的各處道路上射下光卡,攔住葉璃!對了,不要傷了她…把她帶來見朕。朕倒要看看,我們到底是誰笑到最后!”

    李將軍微微皺眉,沉吟了片刻還是照實稟道:“請皇上三思。如果定王妃準備回飛鴻關的話,沿途必然有麒麟保護。想要殺了她已經不易,若是要抓活的,只怕……”不是他妄自菲薄,對上令諸國權貴心驚膽戰的麒麟,派再對的人都很可能不夠用。偏偏皇上還要增加難度,要求不能傷了定王妃。

    墨景黎不悅的沉下了臉,冷聲道:“辦不到?”

    李將軍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暗暗嘆了口氣。也罷,橫豎能夠殺了定王妃的可能性就低的幾乎可以不計。如果因為手下留情而讓定王妃走脫了皇上怪罪下來也好說話,“屬下領命。”墨景黎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李將軍臉上還帶著一絲不解,墨景黎挑眉笑道:“你想知道葉璃為什么突然急著回去?”

    “請皇上示下。”李將軍恭敬的道。定王妃走了對他們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好好地定王妃突然離開,再結合剛才皇上溢于言表的喜悅之情,李將軍也知道大概是飛鴻關那邊出了什么事情。

    墨景黎朗聲笑道:“對咱們來說,確實是好事。墨修堯要死了…算不算好事?”

    聞言,李將軍心中一驚。要死了這三個字怎么樣似乎都放不到定王身上去的,這世間有多少人日日詛咒定王早死,但是這么多年過去,定王府起起落落,定王卻依然笑傲世間。定王要死了這句話,在李將軍看來更像是上面那位在做白日夢。

    雖然心里面天馬行空的想著,面上卻依然是十分的恭敬。甚至還不忘配上恰到好處的震驚之色,看到屬下震驚的模樣,墨景黎的心情更加愉悅起來。他現在簡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葉璃的表情了,還是雷振霆和雷騰風…這對父子過河拆橋,墨修堯還不是一樣死在了他的手上?

    “咳,皇上…這件事最好還是確定一些才好。畢竟定王可是……。”李將軍干咳了一聲,含蓄的提醒墨景黎。當年定王的傷勢可是重的全天下人都以為他從此殘廢了。但是不到十年時間,定王卻已經帶著墨家軍再一次縱橫天下讓人聞風喪膽了。看著墨景黎得意的模樣,李將軍不得不提醒他小心謹慎一些。這世上有一些人,最好是不要招惹。如果已經招惹了,就更得千萬小心。除非親眼看到他的尸體,否則決不能掉以輕心。不然最后倒霉的很可能是自己。

    墨景黎微微瞇眼,沉吟了片刻,竟然難得的將屬下的話聽了進去。點頭道:“你說的不錯。確實應該查證一番,免得除了什么紕漏。”墨修堯,朕就不相信你真的有那么命大!一次死不了,這一次你還死不了!

上一篇: 395.突來密信 下一篇: 397.親情難絕

e球彩直播在哪里能看